再度聚焦另类女人 张树新如是说

    两年前,一片唏嘘声中,她因为瀛海威而走,两年后的今天,怒海狂澜中,她依然为此而来……———题记

  两年了,未曾见到张树新那张集女性的特点与男性刚强于一体的面孔,也没有听到她极富渲染力的言辞。而今,在瀛海威这场没有硝烟却暗潮汹涌、惊心动魄的争夺战中,闪光灯下,成熟、练达的张树新眼中带着一丝稍纵即逝的不羁,她说———

  “我想炒作自己么?我想要名气么?如果说我想炒作,我躲了传媒一年多,我也犯不上用这样一件看起来是诉讼争利的事件来炒作自己,没有意思。我只是一直想问一个问题,谁来监管中兴发?”

  爽朗的张树新是典型的东北女子,辽宁抚顺人。应该说,在同龄人中,她是杰出的。优异的学习成绩与极强的沟通能力,使得她在自己的前小半部分的生命中没有太多的曲折,当然,这与她的努力和勤奋是分不开的,直到她离开瀛海威。

  近期,张树新回购瀛海威的事件,(详情见上期文章《且看张树新回购瀛海威》或本期栏目“e事件”)早已是沸沸扬扬,不亚于炸开了一锅粥。她本来就是一个颇具争议性的人物,而现在,却又陷入了更具争议性的事件中,那么多各路说法,纷纷纭纭,善意或恶意、理解或怀疑,她都得一一去面对。

  记者:近日,因为瀛海威回购事件,您再次成了媒体瞩目的焦点,有人说您有炒作之嫌疑,您怎么看?这次事件似乎已经落下帷幕,您怎么认为?

  张树新:(谈及这件事情,张树新显然是激动的,但仍不乏冷静的分析。)我想炒作自己么?我想要名气么?如果说我想炒作,我躲了传媒一年多,我也犯不上用这样一件看起来是诉讼争利的事件来炒作自己,没有意思。我只是一直想问一个问题,谁来监管中兴发?

  我是在一分钟内做了决定,要回购瀛海威。我非常清楚瀛海威的价值,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说,无论中兴发卖给谁,只要我要买,那么中兴发就卖不掉。这是公司法所规定的。任何时候都一样,中兴发并没有把他与兆比特的交易条件公开,你要摆在桌面上啊,不能你说你交易了,你就是不让大家知道你是怎么交易的,那可能么?这不是小孩过家家的游戏!如果我现在查到0943(意科控股),我可以致函香港,如果中兴发是上市公司,我可以找中国证监会,因为上市公司有严格的监管条例。在这件事情中有多少信息的不对称,作为小股东掌握的信息和大股东所掌握的是否一样完全?有谁知道作为小股东,哪些权利不是大股东所赋予的?他有权宣布我放弃优先权么?

  无数事情,走到今天,我一直在讲一个权利问题,比如两年前的集体辞职事件,我只是说他们有权利选择自己服务的公司。在我看来,事情才刚刚开始,我不会放弃我的权利。

  (美国人权宣言的第一句话是,人,生来平等。从而被赋予了活着、生存的所有权利。)

  记者:万事人为本,您如何给“人”一个概念?您如何理解、了解人?

  张树新:我一直坚信,人是有多面性的。没有和这个人一起工作、生活过,又怎么能知道这个人呢?每个人有很多的假面生活在这个社会上。我相信每个人都不是一面,过去理解人,以为知识分子就是陈景润,连生活都不会,而有智慧的人就不会漂亮,漂亮的人就没有头脑,会数学的人一定不会社会科学,诸多的人都把人性当成了一种单一的东西。

  在这里我要批评传媒,传媒对很多人和事情理解力有限。比如要理解现在的这件事情,你要懂资本、懂国际交易、懂公司法、懂海外资本操作,以及和国内资本操作之间的差异,而这种差异被多少人利用了,是否有国有资产出逃?中兴发其实也牵扯着自己的利益,中兴发不等于梁冶平(中兴发的董事长)。

  记者:业界传闻您与梁冶平是有宿怨的,对吗?

  张树新:我和她没有任何恩怨,甚至可以说,或许换个位置,我也只能这么做。

  所以并不存在恩怨。因为这是商业行为,但既然是商业就有它的规则,我都能算出和香港的交易数目是多少,或者说根本就是自己和自己交易,而这边居然用个堂而皇之的理由说要“清零”,这除了欺骗、侮辱别人的智慧和侵占了别人的财产之外,没有任何结论。这换成任何人,恐怕谁也不干!大家非要说什么恩恩怨怨,别忘了是两千万放在那儿!你要不动,就没了!

  为什么大家总要对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事情理解成“斗”,总要用政治思维来理解商业?还有一个问题是:一家公司在谁手里才有价值?瀛海威五年历史,前两年与后三年,大家的眼睛都看得很清楚。

  “问题是谁怎么去经营它。如果你只是将它当成一个网站来经营,那它就不值1400万美金,如果你把不同的资产都运营起来,那它就值。首先,你要懂这家公司。”

  记者:可以说您是不惜血本要回购瀛海威,可它究竟值1400万美金吗?

  张树新:瀛海威到今天为止,它有很多资产,但我最清楚它的价值。大家现在所看到的只是它的品牌,有谁知道这家公司是中国惟一的有中国IP自治域的公司?自己建立一个全国网,它可以和163平等互联,不需要通过163、CHINANET解析,可以直接变成一个独立网,平等结算。

  知道这样的网的价值吗?它还有全国惟一的特殊符号95898,它那些资产不仅仅是用来做网站的!如果在今天,这些资源是不可能拿到的。有谁真正理解过这家公司?

  我们经常把互联网整个工业片面的理解成网站,网站只是互联网整个工业的1%不到。互联网会有多少新的电信公司出来,将来电视、广播有线网连起来,它也是互联网公司,什么是宽带?什么是基础设施?什么是ESP?什么是BtoB、BtoC?如果画一个整个工业框图,网站只占1%不到,但是大家用这1%就当成了100%,我们听到的声音,我们讲述的事情和媒体每天宣传的,只有网站,当你了解一家像瀛海威这样的公司,你就会发现有很多不同的生态系统存在的资产。所以我认为它有价值。

  问题是谁怎么去经营它。如果你只是将它当成一个网站来经营,那他就不值1400万美金,如果你把不同的资产都运营起来,那它就值。首先,你要懂这家公司。

  我尊重科学、讲究逻辑。同时我要说一点,假如我们传媒的记者和他这支笔,没有懂工业的全部信息和知识,能够准确地把它传递吗?

  记者:我认为大多数的专业媒体记者是具备您上述所说的条件的。

  张树新:可我看到的专业媒体大多都是就产品谈产品,说得不客气,我们的专业媒体就是厂商的帖子。而我们的大众媒体关心的就是明星故事,如刘晓庆和陈国军,张树新不是刘晓庆,也不要把我炒作成刘晓庆。

  我是个很认真的人,在大学里选修的就是控制系统科学,怎样宏观地、系统地、全面地、动态地、整体地看问题,这是系统控制理论最起码的一个思维方式。我在瀛海威的时候,经常和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个问题,现在影响我们的因素有多少?也许有一百个。哪些是我们可以控制和不能控制的,我们怎么去左右电信资费,让我们的成本降下来,我们怎么去呼吁政府,互联网是好的不是坏的,我们怎么告诉大家,互联网不仅仅是经济商业,还是个文化问题。因为生态系统不存在,整个单一系统也不存在。宏观决定微观。

  “我不知道也不太了解吴士宏,但是我看了这本书,只得出三个结论:第一,她不了解微软。第二,她时刻在防卫别人攻击她,总带着怀疑的态度。第三,就是她太不容易了,很不幸。因为她的心态很不平和。”

  记者:听说你以前也曾考虑过写书?

  张树新:没有。很多朋友说,我要写你,出本书。还有人说,你自己写本书吧,我不置可否。张树新不关心这种事情。最早是甘齐,我还说甘齐,你把吴士宏给害了。

  记者:这话怎么说?

  张树新:我不知道也不太了解吴士宏,但是我看了这本书,只得出三个结论:第一,她不了解微软。第二,她时刻在防卫别人攻击她,总带着怀疑的态度。第三,就是她太不容易了,很不幸。因为她的心态很不平和。

  记者:那您面对这些纠葛的时候如何保持平和的心态呢?

  张树新:那是商业行为,是我的利益之争。

  记者:在您的身后,支柱是什么?

  张树新:不存在支柱,因为我有这个权利,我可以找律师事务所,可以找专业机构。

  记者:我只是认为,作为一个女人,如果您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一切,是不是压力太大。

  张树新: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我觉得一个人做不了事情。我走到哪里都有一大堆朋友、合作伙伴。而且我丈夫始终是我的PARTNER,我们可能是全世界平时在一起时间最多的夫妻。我们是中学同学,然后一直合作,我常开玩笑,我们走到哪里都在替公司省钱,因为一间房就够了。我女儿今年13岁,明天我把她托管给航空公司,她一个人飞美国。本来我答应要送她走的。

  记者:难以相信走着极为相似、可以说是同一条路的女人,会有如此大的差异。我指的是张静君。

  张树新:我不太了解她是什么样的。

  记者:她很安静。

  张树新:(笑)看来我不够安静哦。

  我知道我是一个开放的人,OPEN,要阳光,要公开、公平、公正。我从不怕媒体,不管说我好或坏,因为说什么我还是我自己,还是那样。

  记者:恕我直言,很多人都认为您很会利用媒体的力量,您觉得呢?

  张树新:很简单,就一句话,是传媒在利用我,还是我在利用传媒?我觉得传媒一定是喜欢一个有创意的人。对于我来说,我从来没有包装过我自己。我觉得一个人要较量一个人,必须将所有的社会职务去掉,所有的权势去掉,才公平。

  (顾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