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生命如此多情

    在北京翠微路附近,有一家中文信息网络—“瀛海威时

空”。入网的会员近万名,都是散居在北京各个角落的电脑爱

好者。他们每人在网上都有一个看不出真实姓名,性别,年龄

的英文名字。1996年冬天,北京异常多雪。为了给网员们送去

一份温暖,网络工作人员在网上特设了一个“情感小屋”专

栏。于是12月15日那天,网友们惊喜的收到这样一则讯息:

      大家好!我是情感小屋的主持人,叫Rose,中文的意思玫瑰。我希望今后朋友们都能到我这个“小家”光临小息,喝上一杯咖啡,倾吐一腔情感,获得一份慰藉,增添一股重新振作的勇气……时时刻刻等待你的光临!

    “情感小屋”就这样出现在瀛海威时空的“网”上。

    兴高采烈的网员们开始一个个到“小屋”做客,而Rose跟

客人好象有说不完的话。她充满激情的话语,感动着每一个和

她倾心交谈的人。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的年龄多大?她长的漂亮吗?没

人知道,也没有人想知道,生怕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会影响人

们对她美好的印象。网员们只晓得她叫Rose—一朵玫瑰,“情

感小屋”的主人。这就够了。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10天之后,深的大家喜欢的Rose却象

风一样从“情感小屋”里消失的无影无踪了!Rose去哪了?直

到这时,网员们才注意到:只顾去“做客”,还没有来得及留

下“主人”的任何信息。于是,大家开始轰炸般地在网上追

索,相互询问:她到底是谁?正当网员们焦急的找寻时,第三

天Rose回来了。可出现在网上的是一封她男朋友代笔的信:


亲爱的时空朋友们:
    你们好!
    25年前,我如同一片雪花降临在一个军人家庭。20岁的那一年,我被确诊患了脑癌。望着年迈的父母和与自己相爱的恋人,我有一种冲动:我要下决心离开他们,为的是不让他们看到我的痛苦。我从海南的家中不辞而别,来到京城,找到童年时候的小佳和乔菲,我们几个人在京城远郊的一间小屋里落户了。随后,我去了一家外资企业打工。有一年过冬时,由于小屋的通风设施不好,我和小佳煤气中毒昏迷过去。醒来后,我到医院对身体再次做了检查。结果是:肿瘤已占闹部的大半,在加上重风,导致我左肢瘫痪了。死亡一下子如此接近我,直到这时,和我一起的朋友们才知道我的病情,他们哭了……
我的男友几经周折在北京找到了我,后来我的父母也悲喜交加的来到我身边。我在轮椅上度过了两个春秋。现在,我再一次住进了医院,这次是一生当中最严重的一次,因脑供血不足昏迷了好长时间。10天前,我有一个好朋友想通过时空里的这个小栏目,让我得到一些心理上的安慰,所以就私自填写了入网单据,使我有幸成了一名“幕后”主持人,成了你们的好朋友,这10天是我在北京度过的最充实最快乐的日子,为此,我对你们充满了感激。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我正在接受命运最残酷的考验。我从不信命,因为我与病魔斗争了四年多。然而这一次我才感到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我对不起你们,我没有办好“情感小屋”请你们原谅!

                        爱你们的Rose的男友代笔


    原来Rose——网友们心中的玫瑰,竟是一个绝症患者!
所有的网员们都沉默了。。。

    那天许多网友在屏幕前为一个女孩的命运淌下了眼泪。这

封信在网上发出的当天,信息网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信息一个

接一个。在“网”上,网员们是以信件的形式,进行信息交流

的。一封封信件凝聚着对Rose的美好祝愿。


    短短24小时,网络收到网员的“信件”78件。78颗心,在

为他们心中的Rose跳动。

    人们祝愿Rose能战胜病魔,重新回到那温暖的“情感

屋”。然而……

    信是12月27日在网上出现的,就是这一天,寒风无情的吹

打着病房的窗棂,死神正无情地一步一步逼近病房里的Rose。

这一天,在北京某肿瘤医院主治医师的病程记录上写着:“病

人(Rose)脑细胞已经影响到脑干,出现昏迷症状。”

    这位有着丰富临床经验的主治医师,时候在接受记者采访

时谈到,他治疗过许许多多的癌症病人,但是没有那一个象

Rose这样意志坚强。即使是面对死亡,这个可爱的女孩也没有

掉下一滴眼泪。她调动起生命所有的余热,要把青春的微笑留

在人间。为此,她不顾主治医师的劝阻,要给“情感小屋”的

网友们说几句话,于是她挣扎着起来了,用了整整一个小时,

发出了那一封由男友代笔的信。欣口述完同时,她也昏迷了过

去……

    Rose的父亲,母亲,男友用焦灼忧虑的目光,望着病榻上

的她。父亲眼里噙着泪水,这位挽救了无数生命的老医生,面

对自己的女儿,却回天乏术,他悲痛欲绝。

    还有三天就到新年了,昏迷中的Rose多么渴望听到新年的

钟声啊;还有5天就是她25岁的生日,痛苦中的Rose,多么渴

望活到这一天呀!!!

    12月28日深夜,Rose睁开了眼睛,她拉着忧心如焚的男友

的手,喃喃地说:“帮我叠几只纸鹤好吗?我要送给“情感小

屋”的客人们,表达我对他们的美好祝愿……新…新年快要到

了……”

    男友含泪弄来粉色的纸,整整叠出了25只纸鹤,这些纸鹤

饱含着一个美丽的姑娘对人生的无限留恋啊!

    雪花在空中飘舞,12月29日清晨,瀛海威的信息网上,传

来了新的信息:

Jasmine:
    您好!
    我是Rose的男朋友,其实的本名叫小雪,我正是通过她才认识了这个时空,认识了这么多好朋友。Rose与病魔斗争了近5年,但她没有被病魔吓倒。她在5年里读完了本科,而且还写了自传。可是她现在又一次躺在了病床上,只能靠输液来维持生命,虽然是这样,她还没有忘记 关心她的人们,她让我为每一位写信给她的朋友送上一只纸鹤,因为她是一个不愿欠
别人情的女孩。我代表小雪再次向“时空”表示感谢!无论她生命多么短暂,我想她都会感到欣慰的。因为她生命的最后一瞬,在时空中注入了无数人的希望!


    Jasmine是瀛海威公司总经理张树新的网名,他被小雪的

故事感动了,止不住热泪盈眶。“我们该为小雪做点什么

呢?”Jasmine在网上对所有的网员们说。

    雪花在时空中飘舞着。网友们多么希望这雪花在“时空”

中飘逸,永远不要沉落,永远不要……但小雪抗拒不了死神,

她正在一点一点地向下飘着,飘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