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海威的十条警示

——在理想与实业之间寻找时空转换的最佳点

联通实华开总经理 曾强

张树新出走瀛海威,舆论界一片沸沸扬扬:怜香惜玉感叹者有之,炒作卖点投机者有之,哗众取宠鼓噪者有之,静观不动伺机者有之,一时间沉寂多时的中国网络界有如长江大河涌入一股泥泞充满喧嚣。一个委婉的轻叹隐隐传来“千年中国犹如一幕幕悲喜剧,冥冥中早已注定,只等待女主角来历经乱世百劫,让看戏人为薄命红颜滴几颗怜香惜玉的老泪”云云……

让这些感叹者感叹伤神动气去吧,我们和一切忧国忧民之士应该在瀛海威风波中吸取警示并义无反顾地疾行。

警示一:在理想与实业之间寻找互动的链接

从事网络业是勇敢者的智力、体力、毅力、能力、精力的综合考验,没有坚强的理想是不足以成大事的,但在为理想前仆后继的行进中,我们要建立起一支实业大军,实业是支持理想的基础,理想是实业发展的明灯。

警示二:在科普与赢利之间寻找转换的契机

中国网络业刚刚起步,以科普形式进行市场化推进并完成企业利润的实现,是投入产出比中比较合理的选择,但我们不是信息部宣传局,我们在对百姓进行科普宣传的同时,不要忘记知识产权的价值,要收费,要转化为公司的利润,这是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的起码尊重。

警示三:在国际观念与国内观念之间寻找文化冲突的转换

知识经济的兴起,构筑了美国经济连续八十个月的高增长、高就业、低通胀的奇迹,一批批硅谷少年富豪的崛起是与美国强大的风险基金和NASDAQ上市套现体系密不可分。在中国工业化过程尚未完成,信息化时代刚刚开始,今天西方流行的不可能就是中国明天流行的。如果以为西方三点式泳装今年流行,便断言习惯于含蓄的中国女性一定会抢购三点泳装的话,未免过于冲动了。

警示四:在规模扩张与管理跟进之间寻找资源的秩序排列

瀛海威从两年前北京一个城市突然膨胀到十个以上城市,资金的投入与市场回收之间矛盾加大,人员的素质与项目需求之间矛盾加大,设备的更新与更新换代之间矛盾加大,点式管理与网络管理矛盾加大,更重要的是当市场成熟的城市已经可以赚钱的时候,人力、设备、资金的资源没有合理地流向投入产出比高的城市,而是可惜地昂首走向另一个新兴市场,开始新的网络普及。

警示五:在资本结构与经营方式上寻找生存与发展的空间

在瀛海威的财务结构中除了股东方的股本金投入外,银行的中短长期贷款占有一半左右,在市场占有率的推进过程中,短期收入与银行还款之间矛盾加大,这时需要补进的是经营模式。是采取100%地控股,还是51%的控股?还是连锁加盟式的让利?这取决于资金流入与产出之间量的测算和分支城市市场的成熟度。可惜的是全盘的控制带来的是全盘的拖累,即扼杀了当地经营者的积极性也忽视了还贷期逼进的压力。

警示六:在创办者与新股东之间寻找利益共同与理解沟通的交互平台

如果说张树新做为中国网络界的启蒙者和先驱者之一,历史自有其位置,那么当新的股东兴发集团用现金投入加入瀛海威,并采取不干预日常管理的方式,这实在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大将风度。但如果认为新股东在如此严峻的中国网络市场初期阶段投入上亿资金,仅仅是为理想而捐赠的话,那么恐怕太浪漫了。风险资本的投入如果不能在运营收入或资本运作中转嫁风险的话,中国网络业将很难走出“飞蛾扑火”的悲壮结局。

警示七:在电信资源与增值服务之间寻找大厦的基石

中国的ISP公司在中国电信垄断的今天承担着世界上最高的代价,80%以上的ISP收入要上交给同他们不在一条起跑线上的中国电信,这与美国同行的10%以下和国际同行的20-30%平均水平形成了鲜明对比,中国网络业如果不改变管理者同时也是竞争者局面的话,中国网络业将会被扼杀在初期萌芽之中。强大的欧美足球劲旅为什么与冲击半个世纪世界杯未遂的中国足球队比赛中经常败北?重要原因是裁判之一就是中国裁判。

警示八:在网络民族化与国际标准化之间寻找兼容发展的道路

信息网络产业与传统工业的最大区别之一在于国际化的可兼容性,美国IT界的兼并与收购正在树立着美国对全球IT行业标准制定者的地位,甚至垄断者的地位。日本和亚洲四小龙一年之间的耽误就将苦心经营几十年的电器领导者地位拱手相让美国硅谷名不见经传的少年英雄们,其实质在于产品化经营所要求的性能价格比正在让位于网络化经营所要求的市场占有率。网络的无国界性特征,对中国市场的冲击,只能是让我们在兼容中寻找民族化的反击机会,而不是孤芳自赏地建立起弱小的所谓“民族”小堤。长江发大水,靠人定胜天的血肉之躯还不够,全球大局观科学的预测与疏导是长期治洪的关键。

警示九:在品牌构筑与媒体运作之间寻找企业资本运作的实惠

做为中国网络公关策划佼佼者,瀛海威形成了极高的品牌价值,而这一价值的增值空间不应是媒体界或文化界,而应是资本市场上,特别是在对品牌认可的西方风险投资界和中国上市公司族,可惜的是张树新有太多的新闻界和文化界的朋友了……

警示十:在民族网络与国际接轨之间寻找融合与升华的互补

瀛海威的过去和现在都是中国民族网络业先驱者之一,无论是她在信息经济中的定位还是她所追求的价值取向,都应有一批精通西方资本动作和高科技管理的国际化人才介入,与国际性IT领袖公司的战略联盟也罢,与资本市场的上市融资也罢,如果没有一批有业绩、有理想、有经历的东西方人才共同努力并在物质利益上股东方拿出相当一部分使这些人具有认股权的话,构筑民族网络业的大计只能是理想者的一曲曲动人故事。

网络业的革命性创生与爆炸式发展,正在中国呼唤一批批志士仁人,倒下去的是英雄,跟上来是英雄,为了民族跨世纪的振兴,联合起来才是真正的英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